無障礙
當前位置: 首頁 > 走進賓陽 > 文化旅游 > 昆侖文苑

趕 豬

發布時間:2019-09-02 11:27  來源: 羅仁通   

 

◎ 羅仁通

 

黃二爺把兩個蛇皮袋疊好綁在扁擔頭上,然后扛在肩膀上就出了門。出了門走了十來步,黃二爺來到石墻根下,石墻根下躺著自家養的兩頭大肥豬。兩頭豬都是白的,養了對年。兩頭豬側臥在那里,披散岀來的肚腩像誰安放下的兩張圓桌。黃二爺瞧著這兩頭可愛的大肥豬,兩眼不禁變得光彩熠熠。黃二爺把手中冒著熱氣的木薯往嘴里塞,上頜和下頜一用力,便咬下一截留在嘴里,剩在手中的一大截,黃二爺不吃了,朝豬腮幫子靠著的地面扔去。兩頭豬也許是長膘長得夠厚了,并沒有像黃二爺想的那樣立馬爬起來撕咬爭吃,只是互相用嘴拱了拱就不再理會,耷拉下眼瞼繼續酣睡。黃二爺受到豬的冷落,心里卻不惱怒,只是隨口冒出一句粗話,這倆狗日的,要見刀了,不吃也罷。

  山麓像一只捕蝴蝶用的網袋子,前面闊大后面尖小。黃二爺哼著不知從哪里聽來的老掉牙的戲詞,悠哉游哉地沿著蜿蜒的山路朝山麓深處走去。山麓的稻田夾在兩山之間,層層疊疊地往上壘。黃二爺家的田落在山麓中段,雖然不算太遠但也走得黃二爺熱汗涔涔。黃二爺到了自家田里,放下扁擔,躬著腰把鋪曬在禾茬上的稻草收攏起來,一摞一摞地抱到稻田中央堆放,堆成一個饅頭一樣蓬松的小山包。

  黃二爺把所有的稻草都拾掇完后,從衣兜里摸出火柴盒,看了看風向,然后轉到草堆后面,蹲下來,從火柴盒里捏出一根火柴嗤的一下劃亮伸進去。稻稈著火了,冒著濃濃的黃煙和白煙。黃煙白煙扭成一股,裊裊地向天空躥升。稻稈上殘留的稻谷在火堆里噼噼啪啪地作響,發岀刺鼻的焦糊味。

  看著暗紅色的火苗像蛇信子一樣一點一點地吞噬曬得幾乎能捏下粉來的稻草,黃二爺享受地走到田埂上坐下來,從腰間拔出時刻不離身的長桿煙鍋,填進一小撮綿軟黃亮的煙絲,點燃,滋溜滋溜地吸。

  一鍋煙抽完,黃二爺起身磕煙灰,煙鍋和田埂上的硬石相碰,白色的煙灰從煙鍋里掙脫出來,簌簌地往下落,落到田埂下的小溪里。小溪里有一個淺淺的小水潭,小水潭里一條手腕粗的塘角魚,迎著下落的煙灰冒了一個泡,然后吃不到什么又游進石板下的石洞里。

  黃二爺回頭瞄了瞄稻田中央的火堆,猶豫了一下,最后還是決定下去抓那條塘角魚。“稻稈性子慢,質地松,火軟,風一揚就滅了,能有什么事?”黃二爺一邊脫鞋一邊這樣想。

  黃二爺光顧抓魚了,稻田中央的那堆火,因為沒有人照看,在肆無忌憚地燃燒著。突然,一陣山風從麓口刮來,像海嘯一樣,卷過火堆,把正在燃燒的稻草卷成一個火球,架到田壁上去了。田壁的四周鋪著厚厚的雜草毯子,雜草毯子連著杉木林。

  等火像下雨一樣噼里啪啦地在杉木林燒起來,黃二爺才驚覺失火了。黃二爺顧不上那條該死的塘角魚了,他光著腳從小溪跳上田埂,一邊驚恐萬狀地叫喊著失火啦打火啦,一邊折了一株小樹苗沖進火海里。

  整個村子的男人都挑起水桶擱進勺子扛上長鐮背上柴刀滅火去了。

  大火從山麓中段向兩端燃燒,足足燒了一夜才被撲滅。火雖然被撲滅了,但也把一個山麓的杉木燒光了。

  大火燒掉的是何屋人的山林,何屋人一共有二十多戶,這二十多戶何屋男人顧不上抖掉打火時落在頭發上的草灰,就自覺地扭成一股,朝黃二爺家開來。

  黃二爺端坐在自家門前的那塊大青石上,嘴里咬著煙桿,吧嗒吧嗒地抽著煙,藍色的煙霧和著熹微的晨光絞著扭著往上升騰。黃二爺被火燒掉了眉毛和胡須的臉雕像一樣地浸在彌彌漫漫的煙霧里。

  “黃二爺,火把林子都燒了,咋辦?”

  “賠。”

  “拿錢吧!”

  “沒錢。”

  “哪,趕豬嘍?”

  “趕去!”

  領頭的何四何五不再言語,分別從口袋里掏出一根牛繩,領著大伙踏踏踏地朝石墻根走去。到了石墻根下,何四何五矮下身子,打了個活結,把繩子的一端系在豬后腳上,一頭攥在手里,其中的兩個人不用招呼,徑直迎上前去,一頭豬踹上一腳。嗷,豬受了痛一骨碌爬起來。嗬,嗬,一群人趕著兩頭豬,翻過山嘴,不見了。

  太陽紅彤彤地升起來了,黃二爺雙手柱著煙桿,紋絲不動地端坐在大青石上,兩眼勾勾地盯著路口。

  “回吧!老頭子。”

  “不回!”

  太陽亮閃閃地爬上半空。

  “回吧!老頭子。”

  “不回!”

  太陽像淋了水,緩緩地沉向西山。

  “回吧!老頭子。”

  “不回!”

  月亮薄薄地浮岀地平線,夜蟲開始聲嘶力竭地聒噪。影影綽綽地,有兩個黑影從山嘴拐過來。

  “黃二爺,這是豬頭。”

  “黃二爺,這是豬尾。”

  “老婆子,豬頭豬尾送來了,”黃二爺朝屋里大聲喊,“嗚嗚嗚”黃二爺喊完了丟掉煙桿放聲大哭。

  在鄉下,每宰一次豬,都必須用豬頭豬尾來焚香供奉祖宗,說是有了供奉,祖宗就會保佑來年還養下大肥豬。

  黃二奶奶沒有岀來接何四何五送來的豬頭豬尾。聽見喊,黃二奶奶架上梯子,從炕棚上抽下幾根干竹子,捏成把,塞進灶膛點燃,然后舉著踮出院門,遞給何四:“他大叔,拿著,天黑。”何四接過火把,手很厲害地抖了一下。

  何四何五擎著火把,一前一后地離開黃二爺家,在邁下臺階時。何五說:“哥,我看就不要阻止四鳳和黃三柱的婚事了,這一家子有一股子氣,嫁得。”“嗯,”何四重重地應了一聲。這一聲,落在地上很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