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
當前位置: 首頁 > 走進賓陽 > 文化旅游 > 昆侖文苑

兵行險招

發布時間:2019-08-23 20:22  來源: 張慧祥   

兵行險招

◎ 張慧祥

夜,像一張無形的網,籠罩著清水河,水似乎也不再流動,泛不起一絲波瀾。

在河邊一堆亂石磯下,靜靜坐著一位穿軍裝,戴紅星帽的人。夜的微光勾勒出他剛毅的面部輪廓。他雙目微閉,一動不動,只有腰上別的駁殼槍,偶爾閃出一道微弱的寒光。

就在這時,他忽地雙眼一睜,目光如電閃動,耳朵豎了起來。“你終于回來了。”他自言自語。周圍死一般的寂靜,他在和誰說話?

這是1951年夏天的一個晚上,廣西賓陽縣北區清水河的上空,充滿了風雨來臨之前潮濕的霉味。

不到半盞茶的工夫,河邊小路上出現一個高瘦的身影,步履匆匆卻毫無聲響。石磯下的軍人一躍而起,輕輕巧巧落在高瘦之人前方。高瘦之人大吃一驚,下意識地往腰間一摸,卻覺得頭上突然一陣冰涼。

“不許動,不然斃了你!”不知何時,旁邊已閃出一條粗壯漢子,一把手槍已然頂在他的腦門之上。

“解放軍同志,你們......抓錯人了吧?我......不過是一個文弱讀書人。”

“別裝蒜了。”剛毅軍人微微一笑,“你是土匪頭子廖三雄爪牙廖秘書,讀過書不假,壞主意也不少。”

“呸!你也配稱讀書人?”拿槍的粗壯漢子啐一口,“看圣賢書,做害人事,別辱沒祖宗了。”

“我知道你們是誰了”廖秘書看著前面的人,“你是北區剿匪專案組組長劉子源,我身邊漢子是副組長黃英強,鼎鼎大名!”

“算你識貨!”黃英強從廖秘書身上卸下槍,想起了連守了他五個晚上才見人,水都沒喝幾口,倒喂飽了蚊子,恨從心起,順勢踢了他一腳罵道,“你小子夠狡猾,比小媳婦都難請。”

“料不到我們半道把你劫了吧?”劉子源嘲弄地一笑,“還想回家看老母?殘害群眾是最大的不孝,你有何面目見老母?”

“罷了,罷了。”廖秘書垂下頭長嘆,“‘侯門一入深似海,從此蕭郎是路人’,入錯匪行,好人難做,回頭不得,知道遲早會有今日。”

天空霹靂一聲響,一條閃電在廖秘書頭頂上空裂開。

廖秘書伏法,審訊在秘密進行中,他似乎是個硬骨頭,交代罪狀時,寫下的卻是廖三雄滔滔罪狀:

悍匪廖三雄,系賓陽馬潭鄉人,祖輩清水河捕魚為生,其本人生性蠻橫,自小慣于偷雞摸狗,攔路搶劫。后率匪打家劫舍,奸淫擄掠,無惡不作,人神共憤。又與廖平鄉匪首廖亞明,遷江縣匪首劉俊杰沆瀣一氣,號稱“三大王”。國民黨期間,以財物賄賂官老爺,充當保護傘。更有甚者,日軍侵略賓陽,其竟然冒充鬼子踐踏群眾,害人無數,天良喪盡,解放后又向河南快3虛報情報,制造混亂,暗地勾結阮偉光組織土匪進行反革命暴亂,號稱“桂中南反共游擊響應軍”,喪心病狂攻擊鄉河南快3,殘害干部群眾,血債累累,實乃十惡不赦之徒,不除,天理難容。

一個月明星稀的夜晚,有人看見廖秘書出現在近來土匪常出現的清水河江口村河灣處打劫,而后沿清水河逆流方向山路逃跑。群眾向專案組反映,劉子源笑道:“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他逃不了。”黃英強暗地捅一下劉子源,皺眉道:“廖秘書逃跑,你倒閑庭信步,就怕是放虎歸山,后患無窮。”劉子源瞪他一眼:“烏鴉嘴。”

7月中旬的一天,清水河波光粼粼,沿岸楊柳依依,翠竹婆娑,夏季的炎熱被綠色染成清涼的世界。一條木船悠然順流而下,船上劃船的是廖秘書,坐著的,雖然正哼著小調,可一臉的絡腮胡子,尖利的眼光依然嚇人的,正是廖三雄。

船近江口村河灣處,廖三雄突然伸直身子瞄了瞄河面上幾條閑游的小船,眼露狐疑之色。廖秘書笑道:“這是咱地盤,李財主正備好了酒肉等著我們呢!”廖三雄似乎沒聽到秘書的話,吸口涼氣自言自語:“老子在這條河長大,怎么這幾條船上的人一個沒見過,奇怪!”

廖秘書微微蹙眉,也不答話,反而趕緊用力劃船,想靠近那幾條船。“慢點,慢點,有點不對勁!”廖秘書剛聽到廖三雄叫嚷了一句,忽覺船身一陣晃動,回頭一看,不見了廖三雄。原來廖三雄感覺不對,一溜煙到了船尾,跳水潛逃了。廖秘書往水面上一掃眼,發現不遠處有水泡浮于江面,知道那正是廖三雄潛水之處,他跑到船尾,奇怪的是并不是隨廖三雄立即跳水逃跑,而是迅速拔出手槍,朝冒泡的水面連開幾槍。江面驀地冒出一股血水,蔓延開來。

江上閑飄的船只,正是劉子源設伏的船隊,此時聽到槍聲,他已率船隊靠上廖秘書船只,廖秘書竟然不慌不忙,反而收槍靠了過來,向劉子源匯報了事發經過,劉子源立即組織人手下水打撈,很快打撈出一具尸體,仔細辨認,正是悍匪頭目廖三雄。

原來抓捕廖秘書,是剿匪專案組消滅悍匪頭目廖三雄的一招險棋。因廖三雄太狡猾,行蹤不定,幾次抓捕未果,專案組決定抓捕廖秘書,就利用其良心未泯,誘捕廖三雄。果然,在強大的政策攻心下,廖秘書認清了形勢,低頭認罪,并愿意將功贖罪。

黃英強冷笑一聲:“聽說廖三雄經常吹噓自己潛水比泥鰍還滑,比鯊魚都兇;上山比猴子還快,比豹子還猛;在陸地比財狼還狠,怎么,這就玩完了。”劉子源笑道:“毛主席說,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

江水靜靜地流,放眼看去,無限江山,依舊寧靜而美麗。